• 公司新闻
  • 市场资讯
  • 政策法规
  • 行业新闻
  • 金融动态
  • 研究报告
  • 党群建设
  • 组织构架
  • 胜博发888风采
  • 加入胜博发888
  • 人才理念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财经拙见】怎么看国际上呼声渐浓的WTO改革?(2019年 第6期)

    发布者:管理员  2019-04-11 18:07:35

    伴随着贸易摩擦的加剧,全球化明显减速。2018年,全球商品贸易增速降至3.9%,外国直接投资下降20%,中国企业对欧洲和美国的投资下降73%WTO在最新一期报告中,将今年全球贸易增速预期从3.7%大幅下调至2.6%,创三年来新低。多边贸易机制受到冲击,国际贸易体系正经受巨大考验。自2017年起,多名WTO成员国提交了关于WTO改革方案,表达了各自的诉求。




    2017年7月,美国向WTO提交了一份“透明改革”提案。

    2018年111日,美日欧等向WTO提交了改革方案。

    2018年1123 ,中国商务部宣布了中国对世贸改革的三项原则和五项主张。

    2018年122日,G20峰会上各国发布了联合公报,再次指出“曾支撑了全球贸易数十年的现有规则体系存在缺陷,需要改革”。

    3月28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开幕式上,李克强总理表示,中国支持改革世贸组织,但其基本原则和核心价值必须坚持。

    4月10日,第二十一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发表联合声明,双方重申共同致力于世贸组织改革合作,以确保其相关性并能应对全球贸易挑战。




    1994年最后一轮多边贸易谈判结束以来,WTO的规则便再未更新过。特别是涉及贸易争端解决,通常涉及多方利益,程序期限常被延长,处理效率不足。例如,2001WTO开启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多哈回合,历经12年后才达成“巴厘一揽子协定”。近年来,国际格局加速演变,各种深层矛盾逐渐突出,在贸易领域摩擦屡屡出现,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影响扩大,多边贸易机制受到影响,国际上对WTO改革的呼声渐多。对于WTO改革背后的逻辑,我们梳理了以下几点:


    1.争端解决机制面临瘫痪致WTO危机

    贸易争端解决机制在解决成员国间贸易争端、保障多边贸易体制方面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当两个经济体发生贸易争端时,双方首先会选择对话磋商,WTO总干事在其中斡旋调停;如果磋商失败,其中一方可以向WTO申请成立专家组,专家组经过调查分析后作出判断,并提交建议和改正报告,而专家组的结论除非所有成员国一致拒绝,否则贸易争端成员必须遵守;如果一方对专家组结论不满,可以向WTO上诉机构进行申诉,申请最终裁决,但上诉期间,双方都不能再挑战已经认定的事实。

    上诉机构通常由7名法官组成,任何一个贸易争端案件均需要3名法官审理。近期上诉机构案件数量居高不下,而法官总人数仅剩下3名,且其中两位的任期也将在今年12月结束。受到美国持续阻挠的影响,上诉机构法官遴选程序却迟迟无法启动,如果上诉机构停摆,贸易争端解决机制将失灵,WTO的规则或难以得到很好的执行,WTO面临瘫痪风险。


    2.“逆全球化浪潮及单边主义削弱WTO权威

    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WTO成员国在201710月至201810月期间,新增贸易限制政策137项,月平均贸易限制措施比重维持在40%以上;G20成员国在201710月至20185月期间,新增贸易限制政策39项,比上一期翻一番;WTO2018年新增贸易争端案件39件,增速高达129%。同时,单边主义也愈演愈烈,例如,美国自20183月起发动多次贸易摩擦,与中国贸易摩擦延续至今,20171月起已退出《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多项国际组织。

    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使全球贸易环境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诸如美国阻碍WTO新上诉机构成员遴选、援引“232条款”和“301条款”采取贸易限制措施等,这些问题若不及时解决,都将影响WTO的正常运行,削弱WTO多边贸易体制的稳定性和权威性。此外,区域经济一体化也使WTO面临强大的外围挑战,在WTO框架外兴起的CPTPPTTIP等巨型区域贸易安排的活跃程度远超全球性贸易合作。


    3. 新兴市场崛起致各国贸易改革诉求不同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发达国家主导优势减弱,国际经贸格局向均势发展。仅以2017年为例,据WTO统计,发展中国家分别占全球货物、服务贸易总额的44%34%。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进出口贸易增速分别高达7.2%5.7%,远高于发达国家的3.1%3.5%。发达国家昔日竞争优势和主导力迅速减弱,美日欧等大国心态失衡,急需维护既得经济利益和规则主导力。

    WTO改革这一问题上,主要成员都有改革的诉求,但改革关注的焦点不同。美国要求加强WTO协定通知,提升透明度,设置惩罚措施,并提议修订特殊和差别待遇,追求发达国家与新兴经济体的对等地位;中国则要求保障特殊和差别待遇不动摇,坚持中国处于发展中国家行列,并指出应尽快启动上诉机构法官遴选程度;欧盟和日本在改革方向上,以迎合美国为主,但也寄希望于在改革中维护自己的利益。



    附件1:各方关于WTO改革的意见




    附件2WTO三项基本职能




    附件3WTO争端解决机制运行程序




    附件4:世界主要经济体对WTO改革的主要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