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新闻
  • 市场资讯
  • 政策法规
  • 行业新闻
  • 金融动态
  • 研究报告
  • 党群建设
  • 组织构架
  • 党建风采
  • 加入胜博发888
  • 人才理念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黄奇帆:中国制造业成功关键在这几个重点环节

    发布者:管理员  2019-09-19 14:38:56

    信息来源:wind、第一财经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表示,中国的制造业,特别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9大行业要取得成功,关键要着眼于0到1、1到100、100到100万、100万到几百万的四个重点环节。


    9月18日举行的“2019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会议”的创新设计助力新兴产业发展分会上,黄奇帆表示,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是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必由之路,创造高品质生活的内在要求,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基础保障。


    战略性新兴产业涵盖许多新技术、新产业、新领域,世界各国都根据自身产业基础与发展实际明确了主攻方向。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分类(2018)》,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生物、新能源汽车、新能源、节能环保、数字创意、相关服务业等9大领域。


    黄奇帆说,战略性新兴产业具有知识技术密集、资源消耗少、成长潜力大、综合效益好等特点,与新发展理念的内涵一脉相承。


    2008年~2017年的10年间,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平均每年带动GDP增长超过1个百分点,增长贡献度近20%,有力支撑了经济高质量发展。


    当前,随着全球进入第五轮产业转移和要素重组,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必将以“鼎新”带动“革故”,以增量带动存量,为推动我国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提供坚实助力。


    同时,战略性新兴产业契合最新科技创新方向,能够带动大量创新投入、集聚大量创新人才、产出大批创新成果,推动现代产业技术体系加速构建。


    2012~2017年,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市公司的研发投入强度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高出50%左右,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发明专利年申请量由16.7万件增加到36.8万件,占全球比例从不到30%提高到接近50%,新一代移动通信、核电、光伏、高铁、互联网应用、基因测序等技术达到全球领先水平,为我国建设世界科技强国提供了有力支撑。


    黄奇帆说,我国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关键要着眼于技术创新、产业培育的四个阶段。


    首先,更加重视基础研究投入,提升“0到1”的原始创新供给水平。


    《2018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全国共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19677.9亿元,R&D经费投入强度(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2.19%,比上年提高0.04个百分点。R&D经费总量位列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


    不过,黄奇帆表示,虽然中国政府这些年高度重视研发投入起到了实质性的效果,但用于“核高基”的研发费占比不高。


    上述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全国基础研究经费1090.4亿元,比上年增长11.8%,占比为5.5%。


    黄奇帆做了一个横向对比:美国的研发经费占GDP4%,其中用于“核高基”的占比为17%。G20国家的研发经费中,重大核心的研发费平均占比为20%。


    黄奇帆说,中国的研发投入体制有“杂、散、小”问题,需要对研发经费投入的形式主义、花架子进行调整。


    其次,更加重视科技成果转化,畅通“1”到“100”的创新成果应用渠道。


    黄奇帆表示,全世界从“0到1”,也就是专利转化为生产力的平均比例为40%。但中国“0到1”的专利转化成生产力的比例只有10%,其余90%束之高阁,没有转变为生产力。


    为什么美国可以达到40%的转化比例?黄奇帆说,美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拜杜法案》,根据这一法案,投资者拥有1/3的专利,创新发明的专家也拥有1/3的专利,另外1/3给予那些善于把专利转化为生产力的中小企业。


    “这个机制,我们目前是没有的,所以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才能让中国的知识产权转化真正到位。”黄奇帆说,让千千万万个发明专家、教授,从学校、实验室和研究所出来跑到孵化器,是对专家很大的浪费。


    三是更加重视创新型企业培育,加快“100到100万”的大规模产业化。


    从专利转化为生产力之后,黄奇帆说,就需要加大投资,这个过程需要有风险投资基金、私募股权基金A轮、B轮、C轮不断地投入。


    黄奇帆说,私募基金要培养战略性的长远眼光,而不能光靠政商关系的投机搞“短平快”,这都是没出息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仅要有很好的科创板,还要建设非常有效的私募基金、风险投资基金的运作体系。”


    在对科技类企业的推动方面,黄奇帆说,私募基金起到了“啄木鸟”的作用,把有前景的,可能有几十倍、几百倍扩张能力的,从“100到100万”的独角兽选择出来。与此同时,私募基金也可以起到企业“智囊团”的作用。推动企业一轮一轮增长。


    四是更加重视产业集群发展,实现“100万到几百万”的链式反应。


    对产业来说,黄奇帆说,还要想办法把独角兽、把规模化产业变成一个集群。


    这种集群分三种,一是产业上中下游产业链形成集群。比如:华为的服务器产业链上与其配套的中小企业有7000多个,华为手机零部件有一千多个配套企业,这样就有一个产业链的集群。二是有了产业链后,会有一套跟产业链配套的生产性服务业体系形成,包括物流、结算、金融、融资等。三是当上述两个集群形成,同类项也会聚集,于是,“这个城市、这个国家,成了世界重大产品的产业链集群、服务业集群、价值链集群的所在地,工业就真正发展了。”


    黄奇帆说,这些方面的特征如果展现了,一个欣欣向荣的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就到位了。